标签归档:互联网

给技术员工的建议:从0到1,赚取第一桶金与提高财商

发家致富是每一个人的梦想,然而,在诸多书籍,网络报道中,发家致富的方法虽然介绍了很多,唯独没有人愿意好好说说他/她是如何赚取第一桶金的,这也就导致了大部分人只知道成功以后的成功学(即从1到100的过程),而对于第一桶金(从0到1,从无到有)的过程几乎毫不了解。

From Zero to One

From Zero to One 本图来源于互联网

对于从无到有的过程,大家只是知道靠工资是不行的,但是靠什么行,却没有一个标准答案。谢百三教授的一篇博客 扛钱扛到肩膀红,倒是转述了一位投资人士的从0到1的过程。从这位成功人士的过程中,我们不难看到,他和很多平庸人士的区别:

  1. 80年代去深圳,工资一个月500元人民币,当时内地很多人一个月才50,他的工资是大多数人的10倍
  2. 业余时间帮香港人打工,三天三夜换来了1万3千多元人民币,三天挣了两年的工资。
  3. 80年代末开始做股票,到了93年,几万元做到二十几万,笔者认为,这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

总结下来,我们不难发现,从0到1的过程中,你必须要有以下特点 1 工资比普通人高很多 2 要有赚取超额收益的机会 3 要有突然爆发的过程

最近十多年,很多互联网人士其实也有类似的过程

  1. 2000年大多数人一个月两三千的时候,他们一个月最低1万(工资比普通人高)
  2. 公司发展好了,常常发好几个月甚至十几个月工资(赚取超额收益)
  3. 股份均沾,IPO后大部分人最低也有几百万收益(突然爆发)
  4. 赶上北京房地产的增值,家庭普遍都有两套房产,最普通的到今天都值1000万。(时代机遇,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)

到了今天,以上情况有一些发生了变化,例如,北京的房子已经很贵了,便宜的房子那都在过去,一些公司IPO后发生了员工的股权值不了几万元的离奇的事情,那么,当今我们该如何行动呢?如何再一次从0到1呢?

首先,我们必须努力工作,实现1 比普通人工资高很多 2 公司发展好了,奖金多,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。

其次,提高财商,不要仅仅满足于当一个技术专家,同时也要成为一个宏观经济学家,一个财务家,在选择公司的时候全面考虑,最终选择一家处于爆发前夜的公司,快速实现突然爆发的收益。

第三,省吃俭用,即便有了百万年薪,也不要享乐,不要买豪华车,不要买贵的包,不要买东西不看价钱,尽可能省下每一分每一厘。有一篇博文我建议大家读读 給八年級的建議:晚10年買車,晚5年買名牌包,改變你下半生,里面有句话特别摘录出来,供大家参考“你所看到的「美好生活」,是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過的,以台灣大部分人民都是受薪階級來看,絕大部分面臨各行各業薪資未調、甚至倒退的情況。在全球化浪潮和M化的社會裡,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社會弱勢,每天都為下一頓發愁。”如果你不是二代,不是家里特有钱,你要记住,你的每一分工资,都是你从0到1的本金,不要轻易的过优渥的生活而花掉,而二代他们已经完成了从0到1,要继续从1到无穷大,自然在吃穿用度上可以有品位。所以,如果你不省吃俭用,而想要享受生活,二十年后你就会发现,你的下一代依然没有积蓄,依然要重复你的为生存而打工的生活。

第四,反思你过往对待钱的态度,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,现在真的是物价高,每个月存不下钱,而如果你问他们是不是太浪费,我又相信很多人说:“不,我很节约的,但是就是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”。这其实是一个矛盾,作为中华民族的传人,我们内心中都很节约,可是,媒体上充斥的是大量人叫嚣物价高,就算年薪50万都存不下钱。问题出在哪里了呢?我认为,问题出在人们没有正确对待自己的钱,同时没有克服自己的弱点,反而把一切存不下钱的愤怒发泄到房价高上。

要知道你有没有认真对待你的钱,请大家按照以下列表检视自己:

  1. 你是否记账,是否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记账
  2. 记账后,你是否时不时根据过往的消费记录对自己的消费进行反思,想想哪些消费是可以省下的,哪些消费是完全多余的
  3. 是否为自己每年的消费做预算
  4. 你存下的钱是存活期,定期,还是进一步的投资了?你是否对自己的余钱花费了足够精力
  5. 你的花费,有多少是为自己而花,有多少是为家人而花,有多少为了朋友而花,如果预算不够了,你如何取舍?我相信如果你没有做预算的话,很容易尽量为自己而花钱,缩减其他的花费
  6. 你是否充分利用了金融工具,具体点来说就是买房贷款是不是贷30年,贷款额尽可能多。
  7. 你是否对信用卡有正确的认识,如果你要么把信用卡当做洪水猛兽,坚决抵制,要么把信用卡当成不需要还或者很久以后才需要还的现金,那么你对信用卡的认识很肤浅,你亟需提高你的财商。还记得1中我提到你是否按照权责发生制记账了吗?如果你按照现金收复制记账,这也是现阶段大多数没有会计知识的家庭记账的方式,你基本上不可能超越前面我提到的两种极端的看待信用卡的认识。

前天改变世界,昨天被世界抛弃,今天成为案例

新年第一篇,首先祝大家Happy New Year!

2015年1月1日,笔者哪里也没有去,还是在家打开电脑,又新学习了一门新的语言,那就Fortran。其实很早就想学习,可惜我在工作上一直用不到,而工作又比较忙,导致直到今天才开始学习她。

学习一门新的语言,我希望能够让我从新的视角来发掘更多的新鲜事,特别是一门在今天算是非主流的语言。让我感到高兴的事,今天一整天的学习确实达到了这个目的。

今天一整天的成果:Fortran入门了,写了一个Fortran程序,还实现了Fortran调用COM组件;复习了微软的COM组件概念,还用C#写了一个COM组件。

然而,今天最大的收获,却不是学习了Fortran本身,而是以Fortran为线索,而发掘出来的一个“改变世界,随后被世界抛弃”的案例。

笔者在今天安装Fortran的过程中,无意发现原来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 (DEC)也有一款Digital Visual Fortran产品,不由得忍不住想要谈谈这个已经消失了多年的知名大公司。

DVF是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 (DEC)的Fortran编译器/开发工具,所以叫做Digital Visual Fortran。1998年,Compaq收购了DEC,DVF就改名为CVF了。2002年,HP收购了Compaq,然而,HP决定不再继续支持CVF这个产品,而建议CVF用户迁移到Intel Visual Fortran上。因此,DVF的后续产品为CVF,CVF的继承者可以看做是IVF。

We wish to announce that Hewlett-Packard no longer sells or supports Compaq
Visual Fortran. However, A partnership has been established with Intel® to
help you migrate to Intel Visual Fortran Compilers. Intel Visual Fortran
Compilers were created by the same Fortran engineering team that created
Digital/Compaq Visual Fortran (CVF), and we recommend that our CVF users
take advantage of the migration path to Intel Visual Fortran Compilers.

DEC于1957年由Ken Olsen和Harlan Anderson创立。当时,计算机行业的主流是Mainframe,并且,当时主流的Mainframe还是非交互式的,一个经典的场景就是,工程师对一长串纸带进行打孔(写程序),然后将纸带送给计算机,计算机进行运算,或许,明天还是后天,您将获得运算的结果。Ken和Harlan觉得这样的用户体验太糟糕了,为此,他们觉得interactive computer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市场,这便是DEC成立的原因。

DEC于1960年推出了其第一款计算机产品,PDP-1,受到了广泛好评。随后,在PDP-1上诞生了许多个“第一”,如第一款电脑游戏“Spacewar!”,第一款文本编辑器,第一款文字处理器,第一款交互式调试器,等等。相比于之前提交了作业后,需要等待许久才能获得反馈的场景,PDP-1的交互式模型可谓是一个“改变世界”的创举。DEC的PDP系列产品(PDP-4, PDP-7, PDP-11等)十分成功,成为了许多新事物的土壤,例如,C语言是由Ritchie和Thompson在PDP-7上用汇编开发的。

DEC的交互式(Interactive Computing)相对于原先的批处理模式(Batch processing)是一次改变世界(Change the world)的创新。

DEC从1960s到1980s飞速发展,并于1980s达到了顶峰,是当时盈利最好的公司之一,成为了仅次于IBM的计算机公司。与此同时,DEC也在许多方面领先于业界,并且有着超前的眼光。如1985年DEC就注册了.com域名,是世界上第五个注册.com的公司,而WWW此时尚未成为proposal,更不用提浏览器还没发明呢。1995年,DEC创立了AltaVista搜索引擎,也算是互联网先锋了。

然而,随着时代的发展,personal computer开始成为潮流,而DEC的创始人Ken Olsen却忽视了PC的发展,认为PC不会成气候。为此,DEC在PC的浪潮中落后了。而Ken Olsen也从当年的创新者变成了今天的守旧者。

“There is no reason for any individual to have a computer in his home.”,Ken Olsen, 1977

“The personal computer will fall flat on its face in business,” Ken Olsen

1975年,微型计算机开始出现;1981年,IBM推出了IBM PC;作为应对,DEC在1982年推出了三款完全不兼容的架构,并且最要命的是,每一台计算机上的软件都和该计算机硬件绑定,这极大的制约了灵活型和可扩展性;反观IBM PC阵营,第三方软件层出不穷,给了用户极大的空间。此外,相比IBM的开放架构策略,DEC走的却是另外一条路,以软盘为例,DEC的软盘不仅不和IBM PC的兼容,还有着版权限制,第三方厂家如果要生产兼容DEC的软盘,还需要与DEC谈判,缴纳版税,否则不能进行生产,这也极大地制约了DEC的市场份额。

尽管DEC在PC浪潮中十分不顺利,整个1980s年代,DEC的日子还是很好的,原先的mini computer产品销量很好,盈利不断上升。然而,进入1990s年代后,随着PC的发展,性能越来越好,DEC突然发现,他们的拳头产品VAX不再具有竞争优势了,很快,从来不裁员的DEC也开始裁员,DEC不得不仓促应对这种突然的情况。

Open Architectures Beats Closed. 开放的PC击败了封闭的DEC,顺便再多说一句,开放的PC也击败了当时的Apple(1990s年代,Apple差点就破产了)

1998年,DEC被Compaq收购,随后,2002年,Compaq被HP收购,现在,HP要进行拆分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