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5年06月

给技术员工的建议:从0到1,赚取第一桶金与提高财商

发家致富是每一个人的梦想,然而,在诸多书籍,网络报道中,发家致富的方法虽然介绍了很多,唯独没有人愿意好好说说他/她是如何赚取第一桶金的,这也就导致了大部分人只知道成功以后的成功学(即从1到100的过程),而对于第一桶金(从0到1,从无到有)的过程几乎毫不了解。

From Zero to One

From Zero to One 本图来源于互联网

对于从无到有的过程,大家只是知道靠工资是不行的,但是靠什么行,却没有一个标准答案。谢百三教授的一篇博客 扛钱扛到肩膀红,倒是转述了一位投资人士的从0到1的过程。从这位成功人士的过程中,我们不难看到,他和很多平庸人士的区别:

  1. 80年代去深圳,工资一个月500元人民币,当时内地很多人一个月才50,他的工资是大多数人的10倍
  2. 业余时间帮香港人打工,三天三夜换来了1万3千多元人民币,三天挣了两年的工资。
  3. 80年代末开始做股票,到了93年,几万元做到二十几万,笔者认为,这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

总结下来,我们不难发现,从0到1的过程中,你必须要有以下特点 1 工资比普通人高很多 2 要有赚取超额收益的机会 3 要有突然爆发的过程

最近十多年,很多互联网人士其实也有类似的过程

  1. 2000年大多数人一个月两三千的时候,他们一个月最低1万(工资比普通人高)
  2. 公司发展好了,常常发好几个月甚至十几个月工资(赚取超额收益)
  3. 股份均沾,IPO后大部分人最低也有几百万收益(突然爆发)
  4. 赶上北京房地产的增值,家庭普遍都有两套房产,最普通的到今天都值1000万。(时代机遇,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)

到了今天,以上情况有一些发生了变化,例如,北京的房子已经很贵了,便宜的房子那都在过去,一些公司IPO后发生了员工的股权值不了几万元的离奇的事情,那么,当今我们该如何行动呢?如何再一次从0到1呢?

首先,我们必须努力工作,实现1 比普通人工资高很多 2 公司发展好了,奖金多,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。

其次,提高财商,不要仅仅满足于当一个技术专家,同时也要成为一个宏观经济学家,一个财务家,在选择公司的时候全面考虑,最终选择一家处于爆发前夜的公司,快速实现突然爆发的收益。

第三,省吃俭用,即便有了百万年薪,也不要享乐,不要买豪华车,不要买贵的包,不要买东西不看价钱,尽可能省下每一分每一厘。有一篇博文我建议大家读读 給八年級的建議:晚10年買車,晚5年買名牌包,改變你下半生,里面有句话特别摘录出来,供大家参考“你所看到的「美好生活」,是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過的,以台灣大部分人民都是受薪階級來看,絕大部分面臨各行各業薪資未調、甚至倒退的情況。在全球化浪潮和M化的社會裡,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社會弱勢,每天都為下一頓發愁。”如果你不是二代,不是家里特有钱,你要记住,你的每一分工资,都是你从0到1的本金,不要轻易的过优渥的生活而花掉,而二代他们已经完成了从0到1,要继续从1到无穷大,自然在吃穿用度上可以有品位。所以,如果你不省吃俭用,而想要享受生活,二十年后你就会发现,你的下一代依然没有积蓄,依然要重复你的为生存而打工的生活。

第四,反思你过往对待钱的态度,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,现在真的是物价高,每个月存不下钱,而如果你问他们是不是太浪费,我又相信很多人说:“不,我很节约的,但是就是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”。这其实是一个矛盾,作为中华民族的传人,我们内心中都很节约,可是,媒体上充斥的是大量人叫嚣物价高,就算年薪50万都存不下钱。问题出在哪里了呢?我认为,问题出在人们没有正确对待自己的钱,同时没有克服自己的弱点,反而把一切存不下钱的愤怒发泄到房价高上。

要知道你有没有认真对待你的钱,请大家按照以下列表检视自己:

  1. 你是否记账,是否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记账
  2. 记账后,你是否时不时根据过往的消费记录对自己的消费进行反思,想想哪些消费是可以省下的,哪些消费是完全多余的
  3. 是否为自己每年的消费做预算
  4. 你存下的钱是存活期,定期,还是进一步的投资了?你是否对自己的余钱花费了足够精力
  5. 你的花费,有多少是为自己而花,有多少是为家人而花,有多少为了朋友而花,如果预算不够了,你如何取舍?我相信如果你没有做预算的话,很容易尽量为自己而花钱,缩减其他的花费
  6. 你是否充分利用了金融工具,具体点来说就是买房贷款是不是贷30年,贷款额尽可能多。
  7. 你是否对信用卡有正确的认识,如果你要么把信用卡当做洪水猛兽,坚决抵制,要么把信用卡当成不需要还或者很久以后才需要还的现金,那么你对信用卡的认识很肤浅,你亟需提高你的财商。还记得1中我提到你是否按照权责发生制记账了吗?如果你按照现金收复制记账,这也是现阶段大多数没有会计知识的家庭记账的方式,你基本上不可能超越前面我提到的两种极端的看待信用卡的认识。